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玩,她是女鬼!但是我就喜欢这种人的男人啊!你这女朋友看起来还有点小可爱啊!” “呵呵,你也太不了解咱们了,不就是个游戏嘛!” “嗯?!” “我才开始觉得你挺会玩游戏的吗?!” “什么意思?!” “那个玩家说他喜欢我,我也不是什么很会玩游戏的人,我们在这里就像玩游戏一样,但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 “嘿嘿,那又怎么样,我们还是一个游戏吧!” “哼~那就去吧!” “嗯,这就是个游戏 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玩赏,“咱们回去吧!” “你要是再不走的话,我可不管你了!” 柳眉动怒了。 “我就是不走,也不会让你走的。” 苏锦言冷哼一声便不再多言,但是却有一丝意念透过玉势传到了楚卿儿的脑海里。 苏锦言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但是她就是知道这种事情肯定是和自己有关。 于是,柳眉便不再理会苏锦言的怒意了。 而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