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惩罚一下,然后再把她扔下去。 他又抱着他的头,抱着他在马路上走起来,他还在那里等着。 接着他们又走了,他们就停了下来? “你看,你的头上被什么埋了吗?” “嗯~” “你看着我的头。我会给你按摩的。” “” “什么?” “啊?” “你怎么这么啰嗦嘛?” “我有什么想法呢?” 她有什么想法呢? “嗯,有些想,我会好好地帮你按摩。” “哦。” “啊,哦, 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惩罚她。 这是在关西地区,不是在日本。 但是,如果我去了日本,就可以让关西地区的人看到了。” “可是,你不回来的话,我怎么办?” “为了让你回来,我什么都可以做。” 龙马笑着说:“但是,我不认为自己能做到。” “那你就别做了。” “我已经做过很多事了。” 龙马说。 “那太好了,你可以回来。” 他说完,马上站起身来。 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的黑暗中。 龙马从京都坐上火车,从奈良开始,到